吓得我心惊肉跳

吓得我心惊肉跳

2020-01-14 18:50

然而,出发第4天,在翻完进藏第二个达坂(麻扎达坂海拔近5000米)后,长下坡没注意控制速度,范丽容就被路上细沙打滑摔倒,伤了膝盖和腰部,还好没有大碍。

受伤后,她和骑友在麻扎兵站休整一天,然后带伤完成了最困难的黑卡达坂。“就在这时,我出现了高原反应。”一到晚上她就感觉呼吸有些困难,无法入眠。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她居然从麻扎兵站咬牙坚持骑到30里营(赛图拉镇),共计123公里。

范丽容记得,翻越黑卡达坂的6公里虐死人的烂坡,令他们完全崩溃,“推也不是,骑也不是,还逆风,6公里用了近4小时!翻过达坂又逃命似的逆狂风骑行近60公里,夜里无际的沙漠令人毛骨悚然,到达目的地已经近凌晨。”

范丽容很感谢那一路的小伙伴,在她受伤时照顾她,在她昏迷时唤醒她,大家一路相依为命,水不够时分着喝,饿的时候让着吃,冷的时候借着穿。“这些珍贵回忆,值得用一辈子怀念。”

范丽容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没倒在5000米海拔的三板斧(库地达坂-麻扎达坂-黑卡达坂)的巅峰上,却倒在了海拔3600多米的饭桌上。由于一路上都吃干粮,在30里营好不容易遇上一家好吃的川菜馆,她却因暴食吃坏肠胃,导致了一系列高原反应,只好一人留在30里营治疗休整。

2015年7月16日,骑行第一天,十几个骑友从新疆叶城县(国道219线的起点)出发。大家没有想到,一出门就启动了饥饿模式(早饭方便面)和烧烤模式(最高温度55℃)外加中途的干渴模式(60公里无人区),“望着浩瀚的沙丘,我们完全崩溃和绝望。”范丽容说,好不容易拼命骑到目的地,居然睡脏乱差的通铺,还没吃没水没被子,“这个开头让人印象深刻。”

大病初愈第一天,也就是骑行的第15天,范丽容骑行了75公里。“一出阿里就开始上坡摇车,勉强跟上大部队的节奏,晚上8点到达那木如村黑帐篷营地,美美地泡了个温泉。”她说,骑行路上人少车少,喝水都成问题,更别提洗澡了,“十天半个月不洗澡再正常不过了”。

当过老师,创业办过养鸡场,做服装个体11年,还有一个11岁的儿子,范丽容38岁的人生经历太多,但希望做一件能让自己一辈子无法忘记的事情,“我以后可以自豪地对儿子讲、对孙子讲,我曾经疯狂过,疯狂地增加过生命的宽度。”

温泉之后,又得一路“哭”。“简单来说,就是骑车骑到累得哭,被天气愚弄得哭,被藏獒追、狼嚎叫吓得哭。”范丽容说,第19天,从巴尔兵站到马攸木拉检查站,这些情况都被他们遇全了。“西藏的天气,说好的蓝天白云转眼就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狂风暴雨甚至冰雹。”她说,除了被天气弄哭,他们还看到似狼非狼的动物追着一群藏羚羊,吓得她浑身发软,接下来一路又到处都是藏獒在路边蹲守,“吓得我心惊肉跳。”

出发时,他们有十几人,来自各行各业,最小的只有19岁,最大的有63岁。一路上有人因为身体不适放弃了,有人坚持不了只能乘车前行,最后只有8人坚持骑到了终点。

国道219线是世界上最艰险的公路之一。它沿途翻越5000米以上的大山5座,冰山达坂 (即山口)16个,冰河44条,全线经过的大部分地段为“无人区”,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。

“戈壁沙漠的炙烤,生死不能。高原反应的折腾,呼吸俱焚。饥寒交迫的考验,灵魂纷飞……”4月14日,乐山70后妈妈范丽容写下自己骑行新藏线(g219新疆到西藏)的经历发布在网上,引来不少网友点赞。33天,2600多公里路程,范丽容与一帮骑友励志挑战新藏线,“此次故事,足以回忆一生。”

第33天,骑行160公里后,大家终于到达拉萨。“看到梦想中的拉萨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兴奋,真实感受却是各种疲惫。”范丽容说。